崔悦君: 大自然是最强的老师

来源:广东建设报  发表时间:2011-03-01 16:45:00 

   一名大自然的学生三十五年前,自信心空前膨胀的世人,沉醉于工业革命的狂欢,目空一切,在百万年间与大自然达成的平衡依然破坏殆尽。

    众人皆醉,却也有清醒之士,崔悦君便是其中之一。1976年,22岁的崔悦君还不过是一名研究生,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设计学院,却提出了“世间最好的建筑师便是大自然,大自然才是最强的老师”,在强调学习

    自然之必要性的同时,更是创造出了以自然为师得建筑设计:用流动的再生水给建筑降温与发电、让建筑漂浮以避开地震的破坏力量……

    谁知,对他作出的一片反应却是哗然一片、不以为然--身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人们,早已忘乎所以,自以为万物之灵长,予求予取。“掌握科技的人们,认为凭着自己就可以改变世界,何须向大自然学习?所以,当时的我遭到很多人的嘲笑,但我并未以此停下相关的研究。”在学术界与建筑界未受认可的崔悦君却并未气馁,这个当时被冠以“梦幻家”的年轻建筑师毅然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行。

    而崔悦君的理念与追求,却受到了一些建筑大师的青睐,比如美国“有机学派”建筑师布鲁斯戈夫以及专注于轻型建筑的德国建筑大师弗雷奥托。1976年之后,崔悦君先后师从于上述两名建筑大师,也正是这一段经历使得崔悦君此后在建筑之路上走出了更为系统与个性化的路子,“他们都是非常善良的建筑师,在他们那里我发现将大自然的客观存在与人类的主观想象相结合,是一个足以创造许多奇迹的强大联盟”。

    此后,如其自己所言,崔悦君“成为了一名自然的学生”。在研究自然生态并加以利用于建筑的道路上,崔悦君一发不可收拾,并找到了为之努力的目标———进化式建筑。

    随着全球环境的不断恶化,以及崔悦君“进化式建筑”切实意义的逐渐显现,崔悦君的设计思维逐渐开始被主流观点所接受与容纳,1992年,崔悦君被旧金山建筑学院聘为副教授。

    从1999年起,崔悦君开始了在中国的事业,不单担任深圳大学建筑学院访问教授,还在深圳开设了自己的公司。

    如今,崔悦君又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加入到了华南理工大学的建筑研究中。据崔悦君介绍,目前他在华南理工大学的主要工作是在实验室内试验“零能耗”,“其实就是在实验室里,试验各种办法使得建筑能耗变为‘零’,也即达到‘零能耗’的目的。”崔悦君指出,平日里,我们听到“零能耗”建筑时,却会发现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零能源———空调、电脑、电视等用电器依然存在,但是电能的来源是由太阳能、风能所转化而来,而非城市电网所提供的火电等。

    所以,崔悦君认为“零能耗”并非真正意义之零能源,只是尽可能用清洁能源产生的电。而他的研究不仅止于此,由于很多技术、设备本身也是耗能的,所以也要尽可能减少全部的能耗,无论是化石能耗还是清洁能耗。“我们在美国加州就有这样的一个‘零能源住宅’项目,这是个用电最少的项目,减少了95%的电、暖气和冷气系统的使用。”崔悦君介绍说,他自己和团队便设计了一个这样的项目,建筑的设计有自身的被动供暖和冷却系统,“当室内需要增加暖气或新鲜空气时,这个系统会自动打开或关闭,使得建筑能不断地适应气温和潮湿的需要,而不用依赖任何机器或电能来运行,这意味着居住着黄昏后睡觉,黎明时起床,完全合着日月星辰的节奏起居。当零能源的房屋建在开敞地方时,夜晚还可以看见天空中闪烁的星星,时刻融于大自然。”

    据了解,崔悦君在华南理工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根据白蚁的巢穴特征设计出了一个社区方案,无需通电即可制冷、供暖与通风。“在这样的社区里,不但不需要通电,而且设计出来的建筑能够鼓励人们之间的走动与联系,进而建立起一种健康的社区文化与生活方式,同时强化了居住环境对自然的联系与依赖。”崔悦君介绍说,广州地区,气候比较热,建筑的主要问题便是解决降温问题。这个社区则是基于白蚁巢穴而进行的一个被动式水制冷设计,所解决的便是广州的热气候问题。

    崔悦君介绍,白蚁往地下深处挖洞,创造出一些直线轴,而这些直线轴变成了地下源头的水位线,通常会形成一个蓄水层,来自于蓄水层的地下水压力将水往上喷,汇集在由白蚁挖的小池里。这些蓄水池就成为了整个白蚁巢的冷却来源。当碰到白蚁温热的身体和其他多样的高层房间的时候,冷空气就会上升,而内部所形成的热能通过在白蚁巢穴顶端的通风烟囱上升并散发出去。

    而崔悦君正是基于上述的白衣巢穴的建造逻辑,在社区项目中,一系列同心圆形墙悬挂在房间内的天花板上,就像有冷却作用的散热片,不单收集湿气,而且使潮湿空气浓缩成冷空气,同时通过设置一个烟囱式的建筑,使得室内热气流经过上升之后排除,不但达到制冷之用,还可以置换新鲜空气。崔悦君是一位非常敬业、专一、有趣的建筑师,在做建筑师之前,他曾经是一名运动员,并拿过全美的体操冠军、6次获得克林顿总统体育奖。他还擅长小提琴,他是音乐家,艺术家,作家。在采访中,他一直强调大自然所赋予我们的东西,他认为,大自然给了我们很多的规律和启示。他在大自然这个老师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他为他父母所建造的房子,就是遵循大自然而建。他父母的房子是在加州,两位老人希望住的房子不用爬楼梯和不用空调,并且还要结实,最后,崔悦君建造了一个鸡蛋型的建筑,抗压性能好,而且通风、采光也非常低好,房子的设计和建造,崔悦君用手工方式去做,最后花了一年半才建成。这就是他所追求的自然。从建筑造型、建筑材料、建筑构思都来自大自然。崔悦君:

    仿生态,让建筑“老练起来”“造型本身就是一种极度浪费。‘鸟巢’其本身的想法很好,但是从最终来看,有本末倒置之嫌,不应从造型入手,而是成型之逻辑、方式入手。大自然有着比我们更悠久的生存经验,学习它筑巢的方式可使建筑老练起来。”崔悦君认为仿生态,并非是模其状貌,应是从其建造的逻辑、方式入手。

    记者:随着资源能源危机的加重,绿色建筑随之成为了时代的主题。您在1999年,便正式开始了在中国的研究工作,且于深圳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就您的比较来看,中美两国在绿色建筑方面,有着哪些迥异之处?

    崔悦君:不同点集中体现于两者的实现途径不一样,中国的建筑师多数是通过被动式的设计方法来实现建筑的绿色,比如自然通风、采光等;而美国则是主要依靠一些高科技来实现,比如依靠风车、太阳能板、地热等技术来尽可能节省化石能源的使用。我这次过来华南理工大学做访问学者,也正是因为看到他们在利用自然元素方面的成就。

    当然,随着绿色建筑的不断深化,大家在这一方面的差异也趋于模糊,呈现出了交互使用的现象,将来可能还会更多。

    记者:你可能也已发现,中国各大城市里的地标性建筑愈见其多,其共同点便是造型奇异、表皮另类。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崔悦君:造型本身就是一种浪费。对于建筑而言,其形体是重要的一个元素,也是绿色建筑能否实现的关键一环。

    说造型本身是一种浪费,其实是说为追求造型而造其型是浪费,但如果是根据建筑功能布局而生成的造型却又是一种合理的行为。

    以“鸟巢”为例,当时其理念甫一面世,我是觉得挺不错,但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差强人意,因为我们除了从外形看出这是个鸟巢之外,其他再无鸟巢的踪影,只追求形似而忽略神似,使得浪费了不必要的许多钢材等。

    记者:以您之意,“鸟巢”当是怎样的?

    崔悦君:大自然有着比我们更悠久的生存经验,学习它筑巢的方式可使建筑老练起来。研究发现,鸟巢自身的结构非常之牢固,破坏一个鸟巢所花费的精力与建造一个鸟巢所花费的精力之比,竟然达到80:1,可见鸟类筑巢的方式与逻辑是多么的惊人。

    我也曾针对鸟巢的结构做过研究,发现它具有无限尺寸的弹性结构,因此我们也可以根据这个结构逻辑来在″鸟巢″中运用铁绳与拉索等形成一个防震的弹性结构。

    记者:您的这个主张,是否就是您所推行的进化式建筑之理念?

    崔悦君:其实这种建筑并非是现在才有,比如我们古代的木结构建筑所采用的隼的连接方式,就是一种很生态的受拉结构,有可能就是来自于对于大自然某个现象的内在规律的模仿之后所掌握的技术。“或许我们还依稀记得,幼时的我们在美术课堂上画出的房子尽是方方正正的,有着冒泡的烟囱、四方四正的窗花、立着一棵树的院落。为什么会这样悲哀的雷同着?”崔悦君认为,历史上第一次,建筑师在道义上不仅承担起了保护地球的重任,还兼有了促进教育觉醒的使命。

    记者:您能否对进化式建筑做一个比较系统性的归纳与解释?

    崔悦君:进化式建筑,即为通过严格的研究、分析和综合经过亿万年演变的自然界的进化实践和内在规律,并将这种基本原理运用于眼前的需求、环境的现状以及建筑的形式、功能和用途中。

    这种进化的手段允许我们运用这些经过自然界长时间逐渐形成的原理,而无需参照过去或现在的历史形式和艺术风格。这种进化的思想认为一切事物都存在着联系,每件事物的发展过程都是相互结合的、活动的。通过回顾历史和大众文化的主流态势我们可以学到许多这方面的知识。

    记者:可不可以理解为,这样一种“无需参照过去与现在”的进化式建筑的理念不仅仅在于设计思维的转变,还在于一种学习思维甚至是传统建筑教育的改变?

    崔悦君:进化式建筑理念,与技术、风格无关,他是发端于一种对既有的怀疑与打破而回归于对于大自然之生态的审视,关乎的是理念。

    或许我们还依稀记得,幼时的我们在美术课堂上画出的房子尽是方方正正的,有着冒泡的烟囱、四方四正的窗花、立着一棵树的院落。为什么会这样悲哀的雷同着?可以说,这也是传统建筑教育的启蒙,但在这启蒙阶段中我们便被既有的框框架架所束缚,这种以人为师的教育方式,不单使得建筑中的盲点也是随之增多,更是令到传统的以人为中心的建筑理念根深蒂固,无法放眼大自然的世界。

    当是之时,宏观望去,全球资源紧张、能源濒于枯竭,地球满目疮痍;微观起来,我们的建筑教育依然传统式的固守“以人为中心”,可以说,历史上第一次,建筑师在道义上不仅承担起了保护地球的重任,还兼有了促进教育觉醒的使命。而进化式建筑,只是为此所进行的一次探索与实践。与自然互动Watsu水疗学校位于加利福尼亚北部一座大山上。直径为5.5到10米不等的五个球体,围绕着中央区域的水池呈现着不规则排列,构成了学校的基本分区。并列式的球体设计,是在对周边环境要素作出综合考量之后所设计的。同时考虑到经济与结构承载力等问题,建筑师使用了球体作为建筑母体,在用木头、灰泥模和防水合成材料搭建完5个3/4的球体外框架之后,球体下半部分被连接在一个水泥的环形挡板上,从而使得球体结构形成一个整体,并分散着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和牵引力。另外,球形表面由于能够最少地吸收太阳光线,甚至在室外温度超过42℃的情况下,室内依然保持凉爽宜人。同时,球体形状还能加速空气的流通,或使水像瀑布一样流过建筑表面,从而冷却建筑,起到降温作用。

    水是这所学校的主要元素,为了让5个球体建筑都有不断的水流环绕,在其表面都设计了许多蜿蜒曲折的槽,而在槽道的中间又嵌着打了孔的管道,小管道中有能吸收水之冷气与排放室内热空气的太阳能风扇,这个空气交换系统,可以用来吸入通过水流的冷空气。而在建筑表面经过的水流,不仅为建筑增添了几分灵气,而且经过冷水区,还能使周围的空气凉爽起来。

编辑: 刘丽霞
> 相关阅读
广东建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