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是一只有限的推手

来源:广东建设报  发表时间:2011-03-22 16:12:26 

在建筑师刘晓逢看来,低碳一词,如今既是时髦的词语,但实质的东西并不多。要达到低碳,还需要很多层面的东西和许多人的努力。低碳建筑也是一样,是大家追求的目标,但具体是什么,也还需要考究。在深圳,记者与美国DF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中国分公司总经理刘晓逢谈到建筑的低碳时,他多少有些不够乐观,他认为,建筑师在低碳建筑的建设中,发挥的能力有限,充其量是一只推手,决定权不在建筑师。他希望能通过更多的节能材料去追求低碳和节能。期待实质性的节能产品记者:说到低碳建筑,你认为在目前阶段,是否已经落到了实处?

    刘晓逢:我觉得未必。就拿建筑的建造过程来说,建造过程是不可能达到低碳的,因为材料是很难达到低碳的。

    记者:那么,在你看来,是没有所谓的零能耗建筑的?

    刘晓逢:我认为,零能耗建筑只是一个表面,只是从某一方面去考核,但许多背后的东西没有考究,只能算是是形式上的节能。

    记者:目前,全国都在进行大规模的建设,按你的观点,建设过程就是一个很难达到低碳的过程,因此,要达到低碳社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刘晓逢:中国的建设量,源于对GDP的需求,源于对资源没有节制的使用。所以根本原因,就是源于经济建设的背后,人的需求增大了,因此,目前来说,不能从实质上大量地完成低碳建设。需求越来越多,能源的消耗就越来越大。

    记者:那么你认为,如何才能达到低碳?

    刘晓逢:其实,最好的低碳,莫过于不去制造。如果建设量少一些,就是达到一种低碳。但也不可否认,目前这种高速发展,也是有一定的的好处的,如城乡的一体化,当实现了大型的轨道交通时,那么在局部地区就可以控制汽车的运营量,可以减少交通系统,也是一种低碳。

    记者:就设计行业来说,如何去做到低碳呢?

    刘晓逢:从建筑设计行业来说,主要是使用低碳、节能的产品。我们期待有更实质性的节能产品。但不希望用太阳板等背后消耗更多能源的产品。如果生产它的能源超过了它在使用中所创造的能源,那就失去了低碳的意义。

    记者:也就是说,低碳、节能的产品并没能满足建筑的需要?

    刘晓逢:其实,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建材的节能和低碳,我希望也呼吁有关部门对建材产品的真实低碳度进行调查,对建材的能量的产出、产入是否平衡。要了解材料是否低碳节能,就应该提供材料表、造价表、能源收支表。真正节能的产品是节能建筑的重要组织部分。

    记者:其实,目前的低碳节能产品和节能的技术都不是完全的成熟。

    刘晓逢:因此,我们期待技术的进步。对于技术不成熟的产品,就不要去推广。造价低廉的节能产品,可能就是低碳的产品。如何推动低碳产品,首先国家要去调控,最终还要用法律进行制约。节能更重要的是大众化的产品的问题,比如,如何低能源、消耗低,节能效率高。既保证有节能的意义,又可以推广,就是大众化的产品。建筑只是一种表率记者:对于建筑的低碳、节能来说,首先就是在设计阶段,应该也要注入低碳的理念,然后用设计手段去达到低碳。目前也有了节能的设计标准。

    刘晓逢:建筑只能是一种表率,建筑设计对建筑节能的影响力是非常小的。建筑设计本身对低碳社会的贡献是有限的。十几万栋建筑中,就算我们建一栋绿色建筑,也只是万分之一。因此要从根本上去控制节能减排,不能只是从建筑的微小的一部分去做到。虽然在整个建造过程中,建筑师是可以传输一种低碳的理念,也可以介绍低碳节能的产品给业主。但最后决定是否使用,还是要听从于业主。

    记者:也就是说,低碳、节能建筑,并不完全取决于建筑师。

    刘晓逢:从建筑师的角度来说,目前能做到的,只是一种立场上的支持,对于节能产品来说,用与不用,都是业主说了算。设计本身也是由材料所决定的,设计师只能是呼吁。

    记者:建筑师不能决定是否让建筑节能,是一种现实,也是一种无奈,在这样的情况下,建筑如果做到低碳和节能,你怎么看?

    刘晓逢:如果要真正地达到节能低碳,就要用法律来约束,要求建材产品必须是节能产品。因此,对于低碳、节能,政府要做的事情很多。需要出台法律来约束,需要制定一系列的措施和制度。

    记者:现实中,还是有使用了高科技的手段来达到低碳节能的建筑的。

    刘晓逢:对于用高科技的形式来达到低碳节能的建筑,如果建筑的建造过程中,对能源的使用达到了收支合理,我是赞同的。

    记者:那么从你自身做起,你有没有自觉地低碳呢?我看你现在的办公室,装修就非常地简洁,用的材料也不是很豪华,应该是一个节能作品吧。

    刘晓逢:我们要进行低碳建设,就是要用节能材料,通过设计本身,把感觉带到身边,然后用普通的、廉价的产品来建造一种普通的东西,也是一种低碳行为。你说得没错,我的办公室,整体没有做太大的改动,保留了原来建筑的砖,地板也是用普通的涂料进行装修,墙面上用帖砖来美化环境,用新风系统来循环内部环境,以求达到适用、舒适,应该也算是一种低碳行为吧。低碳,也应该限制小排量车记者:你一直在强调,我们的资源越来越少了,对资源的危机感比较强。

    刘晓逢:目前能源越来越少了,煤和油都在透支使用了。据报道,全球的资源只有40多年时间可利用了,我国的资源也只有十几年时间可利用了。我们现在已经在大面积地消耗地面和地下的资源,我们已经透支了,如果有一天当资源不能够支持人口的需求时,问题就严重了。

    记者:那么,你认为,从建筑这个层面如何去节约这些资源?

    刘晓逢:当然要减少建材的排量,但我还是想说,车辆的排量也非常地大。在限制大排量车辆的政策下,我觉得小排量的车也应该限制,这样才能让大家都去坐公交车,可以减少汽车尾气,减少废气的排放和污染,也可以节约一些汽油的能源。

    记者:减少小排量的车,在我们国家现有的情况下,难度应该比较大。

    刘晓逢:我认为,对于目前能源的问题,存在着一些的冲突,一是民族利益与世界利益的冲突。一是现在利益与未来利益的冲突。

    记者:这些冲突表现在什么方面?

    刘晓逢:例如,对于小排量的汽车来说,如果不能限制小排量的汽车,就会造成城市的拥堵,污染也会越来越大。但是如果限制了小排量的车,又会造成产业链的一个矛盾。所以说,是有矛盾和冲突的。又比如,据说中国大量的太阳能硅晶板被外国人买走了,也就是说,国外的人用现在能源的价格购买了未来的能源,这也是国家与国家的利益冲突。

    记者:我们本来是想从建筑领域谈节能的,却谈了不少其他领域的、包括社会性的问题。似乎你的忧患意识比较强。

    刘晓逢:建筑师是梦想的实践者,他承载了投资者、使用者、社会大众乃至于建筑师本人的梦想,为人类搭建美丽的家园。因此每一座建筑都是精神对话的场所,象一本读不完的书、看不完的画,引起你的思考、触动你的灵魂、调节你的心情、激发你的力量。通过建筑师的双手,来创造越来越多的好建筑,这是每个社会人的需求,也是建筑师应有的需求。

    记者:应该承认,顾客的需求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建筑师的设计结果。你觉得建筑师如何平衡现实和梦想的矛盾关系呢?

    刘晓逢:大多数的设计招标都选中了那种最大限度满足了顾客需求的设计,中标的方案往往也不会是最有创造力和最有思想水平的方案。同时,对于商业性质的建筑设计评价的标准只有一个———价值最大化。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设计师必须创造价值来维持生存,这让建筑师变得很商品化。建筑师在现实与梦想之间,只能用高超的设计能力和协调能力满足顾客的需要后,尽可能地融合了自己的激情智慧,把商品变成了令自己也振奋的作品,这时这样的设计很有可能会产生设计师没有思想准备的轰动一时的市场影响力。

编辑: 鹜君
> 相关阅读
广东建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