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华: 建筑的本质是创造空间 发展低碳,先杜绝短命建筑

来源:广东建设报  发表时间:2011-04-12 15:42:58 

   记者:如何理解低碳建筑?

    唐志华:尽管目前低碳建筑的概念风行,但都仅仅局限于技术运用的层面。在我看来,能延长建筑的寿命就是最大的低碳!实际上,对于一个高品质建筑来说,百年大计都是少的。但目前各地的现实早已验证了中国现在很多建筑的寿命只有三十年,比起西方国家的百年老屋而言,我们过高的拆除率其实是与低碳的观念背道而行的。

    从技术层面来讲,低碳建筑仍处于一个不成熟或者说使用代价过高的阶段。有时候为了建造一个所谓低碳建筑或者绿色建筑,其耗费是很高的。比如清华有一栋节能示范楼是绿色建筑,但是为达到绿色目的所耗费的代价却是高过节能本身,得不偿失。从此也足以见到,在我们一些建筑师的思想深处,建筑的认知已经不低碳了,你还能指望他们建造一个真正的绿色建筑、低碳建筑吗。

    记者:如您所言,又当如何延续建筑寿命?

    唐志华:我曾参与过深圳蛇口的一个旧厂房改造项目。我觉得,这种对于旧建筑的改造便是实现低碳、绿色最环保的方式,同时也保存了城市的传统面貌。我们经常遇到的情况却是与此相反,随意地拆除一个旧建筑,这恰恰是最大的碳排放的源头。旧建筑的拆除过程中,钢筋、混凝土、玻璃等建筑垃圾白白弃之不用,而且在扔弃过程中对于现实的生态环境又造成破坏,耗能又污染。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拆房子,尽其可能的将这些旧建筑进行改造,延续其寿命。与此相比的话,所谓的低碳技术、设备等便是属于细枝末节的东西,但现实中我们往往本末倒置,大拆大建,却标榜自己低碳、绿色。

    

建筑,只是城市中的一颗棋子

    记者:许多所谓标志性建筑,愈多的是在追逐于表皮与造型,低碳有多少,多数人认为值得商榷。您对此怎样看?

    唐志华:我写过一篇名为《向曼哈顿学习》的文章,是我从曼哈顿回来之后有感而发。在曼哈顿,你可以感觉到他们建筑简单、干净、利落,个性的建筑并不多,建筑单纯的就是为空间服务,但是却很容易从简单和谐的建筑群落中感受到城市的美好。

    再看看我们的建筑,拿鸟巢来说,作为体育建筑,从功能而言就是个容器,容纳一定的观众于其中欣赏比赛即可。可是为了追求造型,利用了那么一圈钢结构,作用等同于饭碗沿边的花饰,却不知耗费多少钢材,花费多少钱!据说,鸟巢的用钢量,得需要山西五个小煤窑一年所产煤总量才能炼出来!

    建筑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容纳人的空间。从建筑与大环境的关系来说,我们当前已经走入的一个误区,社会整体对于建筑的评判体系有点误入歧途,重形式轻本质,建筑评标变质为雕塑比赛!建筑师们的精力都用在了如何去追求建筑的个性上,有意无意间,建筑本质在很多建筑师的眼中手中被慢慢丢失掉。

    记者:既是如此,又怎么实现建筑之美?

    唐志华:其实,建筑的品质与其形式是无关的,形式再宏大、再华美、再标新立异,但完成度很低,或完成的非常潦草,这都不能称其为好建筑。一个高品质的建筑,必定关注细节,它给予人的美感是经久不衰的。

    同时,建筑的好坏还得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着眼,即城市这一宏观角度。当下的城市,不但体量宏大,而且包含了交通系统、绿化系统、建筑系统等多种系统,而建筑居于这个复杂系统之中,自己首先不能过于复杂,要干净、简单、品质要高。如果将城市比做一盘棋局,建筑只是其中的棋子。如果出现在同一个棋局中的棋子是各色各样,多难看!现在我们可能觉得刚建设出来的房子时尚前卫,绚丽多姿,但是三五年过去之后,却发现不够耐看,已然过时。

    什么建筑耐看且永恒?就是要求建筑师更多的将精力放在细节的构思与设计之上!美的建筑,一定要符合力学原则。因为建筑是个受力的逻辑性东西,必须以理性思维作用时才是美的。

    去到巴黎,会发现除了埃菲尔铁塔等个别建筑之外,建筑与建筑之间没有多大差别,屋檐是一条线,裙房是一条线,完全地规划一致,让身处城市间的人们觉得很舒服,觉得城市很美好,到了云南丽江也能领略到相似的感受。所以说,我们应该从城市整体美的高度来观察,与其提建筑是否好,倒不如提建筑能否让城市美好,从这层面来说,我觉得建筑越简单越好,每个建筑都应是简单的,高品质高质量的。

    推行低碳,应重提“少就是多”

    记者:当前,国家在建筑的节能规范、标准方面都有了较为系统的实施,对此,您有何评价?

    唐志华:说到节能标准的制定,由于中国纬度跨度很大,东西地区也是从海洋性气候到大陆性气候分布不同,所以,我个人建议,有必要在节能标准、法规的制定方面,给予地方充分的权力,只有这样的,才能满足根据气候的区域性,制定出有针对性的节能标准。

    比如,三个小时日照条件的要求,对于东北地区来说,是有必要的,但是对于地处南方的广州、深圳、三亚来说,就显得多余。另外消防规范的不合理也造成了我们传统城市面貌的消失,在传统城市中,建筑与建筑鳞次栉比,形成了完美的街道空间。比如广州的骑楼、丽江的街道。同时这种规范的推行也间接造成了土地的浪费。

    记者:现在很多发展商乐于追逐国外的绿色标准,比如LEED等,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唐志华:就像刚才说的,建筑是有地域性的,是千变万化的,因此,为之所做的节能标准也应该是因地制宜的,而不应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追逐别人的标准,其产品本身不一定就是节能的。

    所以,从本质上来看,这些国外节能标准只是这些开发商拿来点菜的菜单,今天流行这个就点这个,明天流行那个就点那个,但是这些“食客”并不了解其内涵,以及佳肴之佳在何处。不是为了低碳节能,仅仅是一种盲目跟风,给自己贴上流行的标签。

    记者:当前,低碳俨然从建筑延伸至了社区、城市甚至更大的区域层面了,“低碳示范城市”、“低碳示范省”等概念相继出炉。对于如何发展大范围的低碳,比如低碳城市,您有何建议?

    唐志华:从城市发展的层面来看,中国目前的城市发展方式也是极为不低碳的,因为它是以大量占用耕地等资源为基础的,是一种粗放式的发展模式。

    所以要推行低碳城市、低碳社区与建筑,首先是要从观念上更新,少占用土地,杜绝大而无当的广场、马路,减少使用率很低的楼堂馆所。以质量为重,少拆迁;以功能为重,减少建筑的花边、装饰。重提“少就是多”的概念,但这个“少”是注重建筑品质、细节精美的少。

    

编辑: 鹜君
> 相关阅读
广东建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