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少文:深耕传统诠释东方

来源:广东建设报  发表时间:2011-04-26 11:36:29 

故乡,对于神经分外敏感的艺术者来说,永远有着不可置换的寄托,一草一木,一粒石子一捧泉水,都蕴含着千年来故土上发生的种种,“格物”之余,历史难掩、传统文化闪烁不已,届时,穿越千年的文化交流,于精神层面,火花四射。

或因了这个缘故,当然也是猜测罢了———郑少文,这位于室内设计领域厚积薄发的俊才,几十年间,却未曾将公司总部迁离汕头这片故土!其实,做出这种臆想,不仅仅缘于他生活与工作的轨迹,更是在于他于设计作品间流露出的味道———浓浓的东方,浓浓的岭南,浓浓的潮汕……记者日前采访了汕头博一组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设计师郑少文。

在汕头生活和工作挺幸福

记者:据了解,您少时便有设计的天分,曾于服装设计有过试刀,并有收徒授“渔”。此中,是坊间的故事流传?还是真有其事?若然属实,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情景?

郑少文:这件事是真的,但时间很短,很少人知道,没想到还成坊间故事流传。我自小喜欢绘画,也喜欢自己设计一些小玩意。读高中时,有一个表姐在教服装设计,就跟她学了一段时间,后来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有个搞服装小作坊的朋友邀我一起办了小型的短期学习班,一期一个月,好像办了两期就没有再办下去,因为我在准备报考广州美院。

记者:高中毕业之后,凭着兴趣,您报考并如愿以偿进入到了广州美术学院。1986年,毕业于该校工业设计专业的您,毅然选择了回归汕头。较之于珠三角地区而言,当时的汕头在工业设计领域仍是处女地一块,促成您选择回归家乡的原因是什么?

您:当时工业设计专业是一个新专业,在珠三角刚起步,而在汕头还是一片空白。我毕业后毅然回汕,最主要还是热爱家乡,也希望回到父母身边。

记者:回到汕头老家,因缘凑巧之下,您一个转身,由工业设计跳至室内设计领域。初出茅庐,便有了试剑的机会,汕头市企业家协会会所的室内设计,让您不但参与其中,更是赢得多方认可。新手试水,机遇不可或缺,实力却为至要,哪些因素促成其转身的首次成功?

郑少文:当时回汕之后,刚好有一家中外合资的装饰公司成立不久,正需要设计人员,我就到这个当时比较大型的装饰公司当一名设计员。至于汕头企业家俱乐部的设计是已经参加工作三年后的作品了,当时反映非常好,人们感觉很时尚、很有创意。当然不能跟现在比,以现在的眼光看就会感觉很土。而所谓转身的成功我觉得主要有两个方面:一、得益于广州美院的培养。无论工业设计还是室内设计,基础都是一样的,而广州美院的基础教育是很了不起的。二、得益于改革开放,在那个年代做背景,只要喜欢这个专业并下功夫学习,想不成功都难。

记者:一个转身便是20余年,在室内设计领域,您渐行渐强,但是,早已有成的您却依然将总部设于汕头这一片家乡热土,没有选择北上广等机遇与挑战更多的城市。此中,原因何在?

郑少文:并不是没有北上过,我在全国很多城市都有设计过项目,只是我的公司一直在汕头而已,曾经在广州设过分公司,但后来觉得广州的空气不好,交通也太拥挤,远远不如汕头,所以一直留在汕头。一个人为何而拼搏,不就是为了幸福吗?我觉得在汕头工作和生活挺幸福的。

设计不能没有文化

记者:当人们逐渐惯于电脑画图时,您却在2007年第三届“环境艺术设计手绘表现图大赛名师手稿展”中荣获示范作品奖;当人们追逐于现代主义带来的国际化风格时,您却深谙中国传统文化,在设计“莱芜成兴鱼舫”时,江淹的“迹去繁奓、情归素一”自然呈现……对于传统文化,您在内心有着深深的羁绊。是什么原因,让您开始关注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并运用至设计中?

郑少文:我自小就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运用到设计之中是我一直在探索的。设计不能没有文化。

记者:业内熟悉您及其作品的人士,都不自觉的将您的设计理念贴上了“东方主义”的标签。那么,您本人对此有怎样的看法?对于“东方主义”,您又有着怎样的解释与提炼、应用?

郑少文:中国文化就是东方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我在设计中融入中国传统文化,自然而然地被人们归入到“东方主义”的队列中来。而对“东方主义”这个词,我认为应该是“新东方主义”更合适,因为在设计内涵中有传统文化元素,而设计手法是新的,而不是传统的。我反对照搬传统,最重要在于学习、理解之后进行演绎、提炼。比如我设计的澄海莱芜成兴渔舫酒楼,运用了许多地域文化元素,那是经过再设计的过程,例如版画经过处理后成为壁画,蒸笼经设计后成为吊灯等等。

记者:当下,很多设计师都很强调自己的设计风格,但也有人强调不能拘泥于风格,否则会被束缚。对此,您有着怎样的看法?

您:设计师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从模仿到原创的过程,在模仿阶段就是在学习别人的各种风格,到了原创阶段已经是融汇贯通了,那不需要强调风格了,那可以说是没有风格的风格。如果没有内涵的话,风格只是一种形式,如果富有内涵的话,风格已经不再重要了。

记者:随着资源紧张、环境恶化等大环境的驱动,绿色、低碳成为当下各领域的重要课题。对于室内设计的“绿色”、“低碳”,您有着怎样的观点以及实践?

郑少文:我认为现在大部分人所提的“绿色”和“低碳”都是一种概念而已。很多项目设计所谓的“绿色”和“低碳”都不是真的,从宏观的高度看,都在用不“绿色”和不“低碳”的手段去达到所谓“绿色”和“低碳”的目的。我认为我们老祖宗最“绿色”和“低碳”,老祖宗们最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以前的建筑没有空调而冬暖夏凉,以前的环境自然形成生态链,干干净净,那才是最“绿色”最“低碳”。我们该做的是提高自身的认识和素质,学习“法天体道”才是最重要的。最近世界各地那么多大灾难,有天灾也有人祸,那是“老天爷”在提醒我们了。

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是需要继承和发展的

记者:将自己的公司取名为“博一组”,并作出“才思敏捷识须广博,技艺精湛心必专一”的注解,您在此间更多的是对于设计人才的一种认知与要求。对于设计师,依您来看,当具备怎样的素质?

郑少文:设计是一门边缘学科,涉及面较广,所以设计师的知识面越广越好,最好是博识;设计也是一门需要技术和艺术相结合的学科,所以我认为从事设计必须先热爱设计,热爱才能专一,只有专攻才能精益求精。这也是设计师需具备的素质。

记者:当中国建筑市场愈见其大的时候,在从业人才方面的负效果也渐趋明显:急功近利、抄袭模仿、底子薄等。对于当前的室内设计领域的从业人才,您有着怎样的观感?对此局面,又有着怎样的解决建议?对于尚未走出艺术院校大门的设计储备人才,又有着怎样的建议?

郑少文:当前建筑市场愈见其大的时候,设计师的产品多、作品少,这都是价值观在作怪。浮躁风气、拜金主义就会让设计师一切从经济效益出来,而艺术情趣和人生的真正价值太少有人去追求。这里最大的问题我认为缺少精神信仰。孔子的弟子子贡曾问孔子说:对一个国家来说什么最重要?孔子说:军队、粮食和信仰。子贡问:三者之间哪一样是重中之重?孔子说:信仰。对于尚未走出艺术院校大门的准设计师们,我的建议是:先做人后做事,先建立正确的价值观,要有爱心,懂得奉献。这不是大话,幸福在于“施”,而不在于“受”,“施比受更为有福”。

记者:室内设计的发展趋势将何去何从?有人说,与建筑设计一体化难以避免;有人说,专业化、精细化才是发展方向。您又有着怎样的看法?是基于哪些因素,作出上述判断?

郑少文:室内设计的发展趋势有一体化的一面,也有专业化、精细化的一面,更重要的还有文化传承的一面。信息的便捷,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地球村,文化的互相渗透在所难免,那就是一体化的一面;再者,室内设计走向成熟,势必要求设计师走向专家型,所以专业化、精细化必然是趋势;而最重要的一面是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是需要继承和发展的,这继承和发展还分有意识和无意识,有些文化是骨子里的东西,是不自觉地。所以文化传承的一面是不会被一体化的。当然更希望设计师能够有责任心地自觉去传承自己的文化。

编辑: 鹜君
> 相关阅读
广东建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