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明卓:现代主义也可以创新

来源:广东建设报  发表时间:2011-04-26 12:20:36 

    ■广东建设报记者纪辛文化建筑———设计生涯侧重面的转变第一力作毛泽东遗物馆即获勘察设计大奖

    看过位于湖南韶山的毛泽东遗物馆的人,都会为其宏伟的气魄和浓厚的地域特色所折服。这项设计不仅充分体现了对原有地形、地貌的尊重,而且将当地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与设计的主题做了巧妙的结合。建筑依山就势,叠落层次分明,采用了分散式的院落组合布局,设计出了一个立体庭院空间。细细品味,双坡屋顶、风火墙、吊脚楼等这些独具湖南民居建筑特色的建筑元素,也被运用在其中,用现代建筑材料和手法加以演绎。整体建筑给人感觉恢宏、开阔,深具人文气息,好比在历史与当代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引人深思。

    这项作品在设计上大获成功,然而追溯起来,这竟然是郭明卓设计生涯转型后的第一个历史文化建筑。

    纵观郭明卓的设计生涯,可以看出,这位不断与时俱进的设计大师,在不同时期尝试了多种不同类型的建筑项目。20世纪80年代,他设计了包括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在内的一些体育建筑,90年代则以各类商业建筑为主,如广州天河城广场、广州购书中心等。以上这些大型的体育建筑和商业建筑,在当时乃至今天,都是广州非常重要的、能够代表广州体育、文化及商业风貌的标志性建筑,而且沿用至今,并未过时,其竞争力和魅力仍不逊色于当下的一些年轻建筑。到了21世纪,在2000年至2010年这十年间,郭明卓则完成了他设计生涯的一次成功转型———侧重面转向文化建筑。谈到这样的转变,郭明卓说:“这是时代的一个契机,也说明了建筑师本身并不会自我设限,不会局限于某类建筑,而是要顺应时代的潮流。”

    毛泽东遗物馆正是郭明卓转型后的第一个历史文化建筑。2005年郭明卓建筑工作室的设计方案中标后,便投入到了遗物馆的建设中,直至2008年底竣工。在这个项目一举成功后,郭明卓获得了越来越多在文化建筑项目上的施展机会,包括在2008年从十几间设计公司参与的国际竞赛中脱颖而出从而中标的广州南越王宫博物馆项目,以及河北涉县129师纪念馆项目等。在不断地尝试和突破中,郭明卓在文化建筑设计方面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令人瞩目的成就。注重“功能——空间——形式”的规律仍是主流

    现代主义也可以创新

    谈及设计理念,郭明卓始终坚持“功能”至上。“从现今各类评奖的标准和选择的趋势来看,还是将解决功能的问题放到了首位,那些获奖的项目在这一方面都做得很好,而且对于建筑空间和立面的处理也很到位。”

    郭明卓历来十分崇尚现代主义的手法,并不主张那些以视觉冲击和模仿事物等手法为路线的设计。“这些追求造型怪异、出奇的建筑在设计当下也许会吸引不少眼球,造成轰动,但长期来看,还是会慢慢淡出市场。”因此,郭明卓认为,简洁、美观、实用的现代主义理性设计理念仍是他坚持的方向。“而且遵循现代主义的建筑也可以成为地标性的建筑,因为摆在设计师面前的创新之路有很多。”在郭明卓的观念中,地域性、造型变化、绿色节能建筑、节材节地的建筑、原生态建筑等,都是设计师可以发挥其创新力的着手点。“比如市设计院与德国GMP建筑设计公司合作的广州发展中心大厦,就很有地标性,它的外墙就是遮阳板,而且遮阳板可以根据太阳光的变化来调节角度,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将遮阳板用在外立面上的高层建筑,很有特色。还有广州市新体育馆,内部结构很先进,轻巧而美观,透光屋顶搭配自然光线,非常漂亮!从这个项目我们也可以看出,先进的结构可以很省材料,而且非常美观。所以说,我们创新的道路是很多的,并非要一味地设计出怪异的造型,因为建筑并不是雕塑!”

    对于“建筑并非雕塑”这一观点,郭明卓在过往也多次提到过,他认为建筑本身就是要提供空间给人们活动、使用的,空间和尺寸要满足人们的使用要求,而空间外部的形态则是可以处理的,不同的空间组合就可以为建筑的体型提供造型的基础,这也是所谓的“建筑的规律”———从功能到空间,从空间再考虑到形式。“现代主义好就好在它遵循了这一规律。”所以,郭明卓表示,现代主义发展至今,并没有没落,而仍是主流,仍是在不断前进的,因为现代主义也可以创新。城市建筑都是“合唱队”的成员,地标性建筑好比“领唱者”莫具象,要神似

    谈话间不难看出,毕生精力专注于建筑设计的郭明卓始终强调创新,但在他眼中,创新精神正是目前中国建筑师最缺乏的,模仿之风仍甚嚣尘上。“建筑师水平参差不齐,并非所有人都有自主创新能力,但在一个城市中,只要有一些非模仿、自主创新的建筑涌现出来,这个城市的面貌就不会总给人一种‘千城一面’的感觉了。比如说珠江新城,虽然跟国际上一些CBD的风格也很像,但也有自己的特色,其中像广州塔、西塔、珠江城等一些地标性的建筑,还是有很强的辨识度和特点。我认为城市建筑的和谐度还是最重要的,否则每一栋建筑都想成为地标性建筑的话,城市就好比一支全是主角的‘合唱队’,反而不协调,所以说,城市建筑中有几座有代表性的‘领唱者’便好。”

    而说到“千城一面”,就避不开中国建筑师与外国建筑师的差距问题了。2010年期间,中国在建筑工程上的支出飙升,目前,我国已首超美国成为了全球“头号建筑大国”,但与此同时,中国建筑设计的水平又是否能与“头号建筑大国”这一头衔相匹配呢?郭明卓表示,虽然现在各类建筑项目招标中,中国建筑师参与竞标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多,设计水平也已有很大的提高,但目前看来,中国本土高水平的设计还是比较少的,整体水平大概处于中等发展的程度,优秀建筑师并不多,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国内重要的项目还是邀请外国的建筑师来做的原因。

    那么,中国建筑师要如何提升呢?“如果中国建筑师能把建筑细节处理得更好的话,那么做出来的东西不会差的。”郭明卓认为,目前中国很多建筑的完成度并不高,外立面远看似乎不错,走进建筑内部后,就会发现,还有很多建筑细节并没有处理好。“而且中国的一些建筑模仿味道太重了,模仿得很具象,缺乏想象力。”郭明卓提出,建筑最可贵的是神似,“比如说,SOM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上海金茂大厦,就吸取了中国的古塔元素,做得十分神似,从中你并看不出它有模仿事物的痕迹。这也是中国建筑师跟外国建筑师的差距所在。”

    在郭明卓眼中,中国传统的文化、地域的优势正是中国建筑师可以利用的有利因素,所以,中国建筑师若想在未来逐渐赶上潮流,与国外建筑师同台竞技,自己本身的优势还是要保留和大力发挥的。“建筑语言有很多。”郭明卓说,“中国建筑师最重要的还是要注重建筑内涵,用属于自己的建筑语言,讲自己的话,表达自己的思想。”

    

编辑: 鹜君
> 相关阅读
广东建设报